重庆号巡洋舰起义后:遭国民党空军猎杀自沉始末

来源:网络2015-02-25 10:52 编辑:cocyte
分享到:

  1949年2月25日凌晨,原国民党海军“重庆号”巡洋舰部分官兵趁该舰在上海吴淞口附近停泊时,猝不及防发动起义兵变,舰长邓兆祥被起义官兵说服,亲自指挥“重庆号”航向业已解放的山东烟台。为防止这艘海军旗舰为对手所用,蒋介石密令国民党空军执行猎杀“重庆号”的任务。

  当年负责策划轰炸“重庆号”全盘参谋计划的陈锺琇(退休前,曾任台湾空军“副总司令”),近日接受了笔者访问,讲述此次轰炸任务的全般经过,作者另参照蒋介石日记等史实资料,写就本文。

  “重庆号”巡洋舰叛逃,国民党军当局起初不敢向蒋介石汇报。,最初数日,海军方面不断透过无线电台,呼叫“重庆号”舰长邓兆祥,劝其返回上海,但是,邓兆祥始终不予理会,继续朝北疾驰。从二月二十六日(星期六)到三月一日,国民党海军接连呼叫“重庆号”四天无效,这才决定向奉化溪口的蒋介石报告此一坏消息。

  根据庋藏于台北“国史馆”的蒋介石大溪档案,《蒋公事略稿本》刊摘的蒋介石日记数据记载,蒋介石知悉“重庆号”叛逃北去,大为震怒:“民国三十八年三月二日……晚课后,获悉我海军重庆号巡洋舰为共匪煽动叛变,逃泊烟台港内,公以为此乃我海军之奇耻大辱,惟有将其炸沉,以免为匪利用。并判断该舰未逃往大连与旅顺港者,或因俄人以其目标太大,恐为我空军轰炸,致引起战衅之故欤?按重庆军舰原为英国所赠送,于上年五月十九日由我国派遣海军人员在波茨第茅斯接收,旋经新加坡、香港等地,驶抵我国上海。上月廿六日在长江下游出海演习,受共匪煽惑叛变,向北驶往共匪控制区域,经我海军电台一再呼喊,望其悔悟归来,未见效果,……。”

  国共内战打到一九四九年三月初,蒋先生手上可打的牌已经越来越少,这节骨眼上,海军王牌“重庆号”又在解放军陈兵江北之际趁隙逃跑,这不啻使得蒋介石力抗解放军渡江的计划雪上添霜。“重庆号”除了硬件设施和吃水吨位上,属于国民党海军王牌中的王牌,该舰起义时,船上更载有大批物资、财宝、金条、银元。金银物资,原本是要作为海军撤退台湾后的经费。还有原存于南京国防部的海军与军方重要档案文件。这些舰载对象,被蒋介石视为不可见夺于中共的“命根子”。如今,”重庆号”竟然落到中共手里,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,只有玉石俱焚一途。一九四九年三月二日,蒋介石透过长途电话,向南京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下达死命令,非把“重庆号”炸沉摧毁不可。

  一

  陈锺琇将军当时的职务和阶级,是国民党空军第二军区少校参谋官。据陈将军回忆,他是在一九四九年三月初,接到上面命令,要他主持轰炸“重庆号”巡洋舰的参谋作业。早在他接到这项任务之前,国民党空军已经把原本驻扎在华北的作战主力飞机,全部往南撤退到台湾。

  陈锺琇回忆,蒋“总统”下野回乡后,“代总统”(李宗仁)交代下来,军政机关往广州转移,如果再不行,就往四川转移,走过去抗战往西撤退的老路子。空军总司令周至柔是蒋先生嫡系人马,在陈锺琇呈上这份撤退签呈之前,周示意属下,现在李宗仁领导的“政府”靠不住,江南迟早会丢。你们这份撤退台湾的签呈报告,应该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虚应李宗仁一番,就说大陆局势太乱,应该把空军的主力全部转移到比较安定的地方,妥善实施部队训练工作。台湾四面环海,空域单纯安全,是最适合军机训练的基地。而且,抗战时期日军在台湾台东建筑的机场地堡,十分坚固牢靠,台东地理位置相对比较隐蔽,非常适合空军部队整训。当李宗仁急急如律令,下达“政府机关”撤往广州的命令时,国民党空军根本就把李宗仁的“命令”当成马耳东风,一批批的飞机、人员、家眷、油弹、武器装备……,各式箱笼框柜,早已全部撤运至台湾。即便是长江沿岸,华中地区的几个空军基地,也只留守稀稀落落少数空军人员,基地看不到几架军用飞机了。

  国民党空军侦察机首先在二月二十八日,发现“重庆号”停泊在山东烟台港的浪坝之外。由于空军主力军机悉数撤退台湾,而”重庆号”停泊的位置,远在华北地区,与台湾距离过远,超过了空军轰炸机和侦察机的飞行半径所能及的范围,因此,势必把驻扎在台湾的飞机,调动到距离烟台比较近的华中或者华北地区,才能圆满完成任务。

  三月二日晚上,蒋介石向王叔铭下达炸毁“重庆号”的死命令之后,三月三日清晨,国民党从台湾新竹基地派遣第八轰炸大队B-24M型轰炸机四架,先飞到上海加满汽油,便一路直飞目标区上空。四架B-24M飞到“重庆号”上空,沿岸和舰上炮火朝空齐发,形成一片弹幕,B-24M不敢下降高度挨近“重庆号”投弹,只有在高空胡乱投下几枚炸弹,就匆匆脱离战场。烟台港距离长江沿岸的军用机场比较近,基于安全考虑,“重庆号”随即驶离烟台,朝北疾驰而去。B-24M回上海补充油弹,再回头到烟台炸“重庆号”,惊觉港湾内已经杳无“重庆号”踪影。

  第一批B-24M轰炸机没有完成任务,又接连派机在海上搜索了两三天,依旧是大海捞针,毫无所获。溪口每天都有电话打到南京、台北两地的空军总部与作战部门追问,不是蒋介石亲自打,就是委派蒋经国询问,王叔铭见蒋氏父子催逼日紧,急如热锅蚂蚁,赶紧飞奔到奉化溪口,准备去跟蒋介石负荆请罪。

  蒋介石闷在溪口乡间,困坐愁城逾月,成天接获前线不利战报,早已想找个发泄怒气的对象,见到王叔铭,也不想听他分辩炸不着”重庆号”的理由了,不问清红皂白,劈头盖脸,狗血淋头一顿痛骂。《蒋公事略稿本》记载了当天蒋介石接见王叔铭的情景:“接见王叔铭副总司令,以据报重庆号舰叛逃,泊于烟台港内,我空军轰炸不中,竟被其逃逸无踪。公以此为我空军之莫大耻辱,当对王叔铭副总司令严加训斥,嘱望转告周至柔总司令,使其知耻负责也。”

页数: 1 2 3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