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域铁骑 研判长安重型防雷反恐突击车(1)

来源:网络2015-11-12 10:01 作者:宋楠
分享到:

    

  2015年8月X日,一股“东突”分裂恐怖份子突袭了位于新疆南部喀什地区某煤矿基地,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50余名矿工(部分在井下作业的工人幸免于难),抢走大量引爆用工业雷管,并用“围魏救赵”战术将出警的3名警员杀伤(2死1伤)抢走长短枪各1只。这群“东突”分裂恐怖份子随即向预设的路线退却,躲入荒山避免被增援的军警围歼。

    

  2013年-2015年期间,笔者撰写了一系列关于打击西藏、新疆分裂势力轮式装备的稿件,从对分裂势力的描述、使用的装备和战术的升级不难看出:西藏的分裂势力由单纯的“非暴力不合作”行为,升级到利用寺庙为掩护、进行有组织、小规模、持冷兵器对抗我强力部门的打击。而在新疆南部(喀什以南-和田-且末)地区的“东突”分裂恐怖份子,使用装备的数量和质量,已经明显优于“藏独”分裂恐怖份子。

    在

  部分中东产油国和土耳其等国家的支持下,“东突”分裂恐怖份子装备的武器,从砍刀批量换装了苏式马卡洛夫军用手枪、AK74M自动步枪、12.7mm口径重机枪、RPG火箭筒、热成像仪、调频保密电台以及进攻手雷等制式装备。2015年8月爆发的这场以抢劫雷管为目的的恐怖袭击事件表明:“东突”分裂恐怖份子,已不满足其使用的“点杀伤”效能的单兵作战装备,而是要获得更具“面杀伤”效能的的大当量爆炸物(抢劫分布在新疆沙漠地区油田、矿山用的炸药和雷管)。妄图在“93”大阅兵、国庆假期,制造恐怖袭击事件。

    

  2015年9月泰国曼谷针对中国游客的爆炸案主犯及从犯,就是偷渡的“东突”分裂恐怖份子。

  目前我驻守西藏、新疆遂行反恐作战任务的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,使用的装备已经由2年前的1代勇士、依维柯2046系列巡逻车、EQ系列军用卡车,升级到1代猛士装甲车(“93”阅兵期间亮相的长轴距2代猛士6轮驱动装甲车少批量列装)、大江反恐车、92步兵战车改装的武警突击车等专用装备。即便如此,在面临愈加严峻的反恐态势,继续装备具备拥有防雷反伏击、重装甲防护、高机动性且更长单兵作战周期技战术性能的轮式反恐载具。

  南非防雷安全车技术的引进与长安工业国产化相结合:   

  

  地处非洲最南端的南非从1970年代至1980年代,接连与周边国家爆发几场边境战争。因地制宜的开发出多款防雷效能突出的装甲突击车。于1970年代末装备的的CASSPIR防雷安全车族,主要用于镇压国内黑人反对派的治安战,随后被南非陆军用于遂行对安哥拉与纳米比亚战争。CASSPIR防雷安全车族与号角坦克、G5自行榴弹炮,成为适应气候环境与技战术要求的南非特色装备,也被认为是现在美军大量使用的防雷车鼻祖。因此,南非也成为了世界研发、生产并使用防雷安全车技术最丰富的国家之一。其产品畅销美国和英国,其技术在阿富汗、伊拉克等反恐战场得到验证。

  

  南非的掠夺者防雷安全车被认为是长安重型防雷反恐突击车的原型。

  从2008年,由保利集团牵头(目前我国少数几家具备军事装备进出口资质的机构)引进南非MLS公司的防雷安全车的图纸与全部技术,由长安工业总览“重型防雷反恐突击车”国产化任务。

  

  1957年长安已经独立制造出“长江牌”46型轻型指挥车。

  由于长安工业具备独立研发重型载具、拥有完善成熟的柴油增压发动机、传动车桥、分系统集成配套机构,因此负责进口技术与国产化的重担由长安工业(分系统的国产化与生产任务,直接由长安汽车承担,没错就是现在生产逸动XT、CS75的长安汽车。)担当。长安工业(集团)也是我国历史最为悠久的军工厂(拥有153年历史),1956年就率先研发并生产出长江牌轻型指挥车(BJ-212的前身)。

  

  目前,我国各科研单位、研究机构以及整车制造厂,紧密协同研发、测试并装备了不同级别的反恐安全车。其中,由长安工业出品的重型防雷反恐突击车(含改型车)已经具备量产能力。

  图注

  长安重型防雷反恐突击车为4轮驱动、可搭乘12(正负2名驾驶员+10名步兵班组战斗人员);自重15吨、长宽高7500x2600x2850mm;最高车速95km/h;最大爬坡度60%;涉水深度1200mm;拥有符合北约STANAG4569 3b级防护效能;车辆底部可以防8kg TNT当量的反坦克地雷爆炸;任意车轮下可防16kg TNT当量反坦克地雷爆炸;车体正面、后面30米处可防7.62mm口径穿甲弹射击;车体侧面30米处可防7.62mm口径普通步枪弹射击;侧面加装附加装甲后可防30m外7.62mm口径穿甲弹射击。

  从账面数据看,这款长安防雷反恐突击车的性能,明显优于国内多数改装自商用卡车底盘,应对低烈度恐爆冲突的安全车。其底盘与车轮具备较强的防雷性能,更处于国内最高水平。据悉,长安工业此前已经与南非防雷安全车厂商,就V型车底防雷效能、整车制造成本和修复效能等层面,有过较深入的技术交流。

  

  长安防雷反恐安全突击车(以下简称“长安车”)的动力舱外覆盖钢板(并非装甲板)、内部作用的钢制格栅,可以在车内控制开启或关闭,起到散热器、冷凝器保护(在日常巡逻或勤务行军途中,可视环境、警戒级别开启保护格栅,提升散热效率)。

  

  位于两侧翼子板的前照灯由钢制格栅保护,内部的近(远)光灯和转向灯独立安装以便降低维护成本(战损后可单独更换)。

  图注

  位于前保险杠两端的前雾灯和防控灯,同样被钢制格栅保护且单独安装。请注意,保护全车6套(前4后2)灯具的钢制格栅固定(车身)螺栓,均使用统一计标准的6边螺母,而这种尺寸的螺母也用于“长安车”内饰件和一些分系统的固定。据称,一台“长安车”使用的螺栓尺寸不超过7种。

    前保险杠中央安装了1台3吨绞盘(车内控制收放),可以对第三方车辆救援或用于自救。绞盘两侧的牵引钩固定销,或用于被第三方车辆拖拽,或用于安装前部防护设施(钢制防护格栅、前部安全探测固定平台)以提升“长安车”的技战术扩展效能。

  

  粗壮的前保险杠由方形钢板焊接而成,通过2套“快拆”机构固定在大梁前端,必要的时候可以拆卸或换装多功能扩展平台(与2前牵引钩配合)。而这种多功能扩展平台可以是多光谱(激光)扫描套件(针对路边爆炸物)和探测地雷套件(超前预警)等。

  

  前保险杠两端圆形环起到安装固定扩展套件的作用,也可以用于牵引目标车辆或自救被牵引。在面对简易路障以及“东突”分裂恐怖份子的正面攻击时,钢制焊接的前保险杠更可在直接冲撞中提升杀伤力。

  

  上图是“长安车”后向特写:

  双全尺寸备胎悬挂在后侧围两端;V型结构的车身焊接固定在大梁上部;固定在后保险杠外罩两侧的组合灯由钢制格栅保护;后踏板起到辅助战斗班组人员快速进出从左向右开启的后车门;位于后车门右侧的攀登舷梯直通车顶。

  

  上图是“长安车”车厢右前侧围特写:

  为了提升来自地面爆炸物(地雷、简易爆炸物)冲击波的防护能力,“长安车”采用车身整体焊接的结构。减少车门与车窗的数量有助于提升防护效能,因此“长安车”只开有正副驾驶员用车门以及后部的战斗班组人员进出车门。“长安车”的2前车门以及后侧围上6具车窗尺寸相同(必要时可互换),全车共配置11组防弹玻璃(2块前风挡、2前车门、6具围车窗以及1具后尾门车窗)。正副驾驶员可借助扶手和脚蹬快速上下车,前轮后、后轮前的车身侧围加装储物箱(可起到二次防护作用)。

  

  “长安车”前车门采用快拆式合页,“内埋”螺栓固定式合页具有一定抗外力冲击能力。通过解锁并拆除合页安全销,就可将车门从车身分离。这种设定,当整车受到攻击车身结构变形时,便于外界救援人员破拆车门救援。

  

  97%曲率的外后视镜通过三角形铸造支臂悬吊在车顶,方便车组人员警戒车底和车后战况。车门外拉手采用镂空处理,兼顾刚性与自重。

  

  位于后侧围的6具防弹车窗玻璃都开有从内控制的射击孔。因为设定在玻璃中央,射手的观察视角相对传统全封闭装甲车射击孔更大,有助于提升对外精准射击效果以及威慑性扫射效能。但根据笔者目测,“长安车”的射击孔没有加装枪架的固定接口。而观察玻璃的厚度获将超过50mm。

  

  集成在车身焊接中部的储物箱采用双锁具由上向下开启,便于战斗人员单手解锁拿取备品。

  

  上图是“长安车”动力舱散热窗(孔)特写:

  从目前公开渠道获取的信息看,“长安车”的动力总成有多种选择。涵盖了东风康明斯、包头北奔、斯太尔和道依茨提供的6缸或8缸增压柴油机(供应军方的车型使用东风、北奔生产的动力总成,出口车型动力总成匹配的更灵活)。

  “长安车”顶部装备2具相同尺寸(可互换)由前向后开启且具备装甲防护的舱盖。可以肯定的是“长安车”与我军装备的其他军用载具一样,顶部的舱盖都可搭载不同功能的武器、摄录、技侦、通讯专用模块,或较高集成度的无人攻击综合模块。

  驾驶舱顶部设有红蓝双色警示灯(灯罩外覆盖格栅保护),车身焊接顶部的悬吊钩具可用于空投伞具的系留。请注意:上图蓝、红色警灯之间安装有车外扩音器,12/24V军标电源接口,可为多种武装基站提供外接电力与信息支持。

  因为整车高度超过2850mm,要想在战场中快速进出车辆,就要进行频繁的标准化战术动作训练。而1名经过严格训练的战斗人员,可在3秒之内从后车门进出(不含开门闭锁时间)。“长安车”采用V型车底、车身焊接一起成型的结构设定,导致后车门只能横向开启,不能从上向下开启(类似于装甲运兵车后尾门放到可以起到踏板作用)。